首页 »

她办过上海家化诉王茁等4000多件劳动争议案零差错,即便挨骂也绝不“捣糨糊”

2019/9/11 19:37:42

她办过上海家化诉王茁等4000多件劳动争议案零差错,即便挨骂也绝不“捣糨糊”

 

乔蓓华很忙。去年底,全国法院第一个劳动争议维权类微信公众号“乔法官说法”上线,每天都有人留言咨询,乔蓓华一一回复。

 

这其实是她给自己“加出来”的任务。作为一名法官,她担任审判长每个月要办三四十件案子。更难能可贵的是,她十多年来审理的4000多件劳动争议案,无一错案,也获得了很多荣誉。

 

坚守在平凡的岗位上,这位低调、温婉的女法官乐在其中,“我对劳动者这个群体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这也是一直以来支撑我多办案、办好案的动力。‘发乎于心,践之于行’,就没有办不好的案件。”

 

“做一名百问不倒的法官”

 

乔蓓华办过很多有名的案子,比如上海家化诉王茁劳动合同纠纷案,她是二审的审判长。

 

2014年5月,上海家化董事会作出解除王茁总经理职务及董事职务的决议,王茁提出劳动仲裁获胜,上海家化提起诉讼,一审败诉后,案子到了乔蓓华这里。开庭之前,此案就备受关注,原属企业内部的人事变动被赋予了很多解读,法律界也有不同的声音。

 

乔蓓华也紧张,但她有十足的底气。法院认为,王茁在工作期间确有过错,公司依据董事会决议撤销其总经理职务无不可,但其过错尚未达到解除劳动合同的程度。王茁明确表示愿意在公司从事其他工作,家化作为具有一定规模的上市公司,雇佣员工千余人,如今称无岗位可以安排王茁,难以令人信服。王茁连续工龄已满十年,如果不予恢复劳动关系,实质上剥夺了他作为老职工可以要求履行无固定劳动期限合同的权利,有失公平。同时考虑到诉讼期间,王茁实际已非公司总经理,故对其主张的工资数额亦做了适当调整。最终,上海二中院判令上海家化恢复与王茁的劳动关系,同时支付王茁2014年6月1日至6月24日的工资10520余元。

 

“高管也是劳动者。”乔蓓华认为,我国还没有形成职业经理人的制度,我们现在很多国有上市公司的高管大都是在国有企业里面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要考虑到他们对这个企业长期的贡献。法律界评价这个判决很公平,既考虑到了企业经营权的运行,明确了资本的权利界限,也充分保护了劳动者的权益。

 

做出漂亮的判决,对乔蓓华来说已经习以为常,这缘于她深厚的积累。1992年大学毕业后进入法院,乔蓓华就立志做一名“百问不倒的法官”。2000年,她开始办理劳动争议案件,一干就是十七年。

 

“劳动争议的相关法律专业性比较强,不仅要求法官熟悉劳动法律条文,更要求法官对劳动用工政策有全面的了解。”同在民三庭工作的法官助理张利余非常佩服乔蓓华,在他眼中,乔蓓华就像一本“劳动法律全书”,从法律到条例,从地区性特殊规定、不成文政策到指导性案例,劳动争议的每一个角落,所有的内容全都在她的脑子里记着。

 

一位当事人“全副武装”,带了一摞法律书籍上庭,庭审中坚持己见、侃侃而谈。让他没想到的是,坐在审判席上的乔蓓华从法律原理、立法本意、法条出处等方面,对他提出的意见一一进行了仔细分析。最后,这位当事人心悦诚服,“乔法官,你肚子里好像装了一部法律词典,早知道这些道理的话,我早就调解了”。

 

“体味当事人的那份不得已”

 

 

2013年夏天,上海某商贸公司因厂房搬迁与91名员工发生劳动纠纷,公司在与员工就合同变更问题未能达成一致的情况下,采取了不签合同不发工资、不安排工作的强硬态度,员工则采取了围堵厂区、集体投诉闹事等极端手段,矛盾十分尖锐。

 

案件进入诉讼程序后,为减少这91名外来务工者的诉讼费用支出,乔蓓华及时为他们联系了法律援助,同时考虑到方便当事人,他们把开庭地点选在了纠纷发生地嘉定。6月18日,合议庭5位法官及3位书记员携大堆卷宗,冒着酷暑,赶赴嘉定区法院嘉北法庭开庭。从上午十点到下午三点,5小时的开庭,背靠背的调解,合议庭充分说理、分清是非,最终提出了可行性的调解方案,促使当事人最终达成了调解协议。此时,法官们才感到饿了,可附近又没什么吃饭的地方,一行人只好饿着肚子赶回了市区。

 

“没想到这个案件能这么顺利解决,中院法官能这样放下身段来处理案件。”合议庭法官的敬业表现收获了很多赞誉,这批案件的妥善处理为处理群体性且矛盾较为激化的劳动争议案件积累了经验,为在处理这类案件时与有关部门相互配合,发挥联动合力提供了一个成功样本。

 

乔蓓华周末常去参加一些劳动法方面的研讨会,她笑称自己是“为了尽最大可能地吸收养分”,多听取各方的意见和观点,让自己在下判的时候更公平。劳动法规定,如果员工没有签订劳动合同,那么企业就要给予双倍工资的赔偿。在一些研讨会上,一些企业代表就提出,不签合同的原因很多,比如有的劳动者在收到企业发来的电子邮件后不理不睬,导致没及时签合同,这就不能把板子打在企业身上。

 

乔蓓华觉得,作为法官不能突破法律条文,但要考虑环境因素。如果用人单位已经履行了诚诚实磋商义务,就可以免责,无需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这也符合立法的精神和原意,“法官应该解释和适用法律,而非套用法律。”

 

办了数千件案子,乔蓓华也会有挨骂的时候。有的当事人输掉了官司,打电话来骂她“有猫腻”,乔蓓华从不发火,她总是给他们讲道理、讲法律,耐心地再解释一遍,也会指点他们去走申诉程序,“老百姓到法院来打官司,往往是不得已的选择。”

 

然而,乔蓓华绝不“捣糨糊”。有一位女当事人和单位发生了劳动争议,一审法院全部支持了她的诉讼请求,单位上诉,案子到了乔蓓华这里。有人说,“这个上访老户很难缠,你这个案子,维持了,省事”。但乔蓓华有自己的底线,那就是良知和法律,不管有多大的困难和压力,必须坚持。审理过程中,她甚至接到过当事人的威胁电话,乔蓓华不为所动,最后依法发回重审。

 

“有的当事人很能闹,那么这个案子就迁就他?可以吗?不可以!面对压力,法官要坚持自己的良心。法律信仰是现代法治精神的内核,作为最接近法律、最应当守护法律的群体之一,人民法官有义务为法治进程贡献自己的力量,这是一种责任,也是一种担当。”

 

 “让更多的劳动者学法、懂法、守法”

 

乔蓓华有时候也感慨,办了那么多年的案子,她时常会碰到一些外来务工人员由于法律知识的欠缺而做出一些过激行为,平添损失,“合理的要求没有通过合法的途径去主张,最后反而对自己不利,这样的情况在诉讼中太多了。”

 

庭审结束后,乔蓓华还习惯和当事人聊一聊,尽可能向他们介绍一些与其诉求相关的保障措施,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引导他们通过合法途径去解决问题。她想,能否在报纸上开个普法专栏,让更多的人了解法律,消除误解,减少纠纷的产生?

 

2011年,“乔法官说法”诞生了。乔蓓华所在的上海二中院及所辖法院、劳动仲裁部门、工会部门建立了一项劳动争议群体矛盾预警机制,随后乔蓓华开始与劳动报合作,开辟了每周一期的“乔法官说法”专栏,专门为老百姓释法答疑。栏目开办不久,不少读者纷纷来信询问各类劳资纠纷问题,乔蓓华利用业余时间对信里的提问一一进行解答。

 

谁也没想到,栏目一开就是六年,乔蓓华结合劳动争议案例,亲笔撰写了200多度篇文章。2014年,上海二中院将“乔蓓华说法”专栏内容整理汇编,出版了《乔法官说法100题——劳动纠纷实务问答》一书,全书结构清晰,内容充实,语言深入浅出,出版后受到了劳动者、企业以及劳动行政部门工作者的一致好评。

 

2016年年初,乔蓓华所在的民三庭经最高人民法院推荐,在国务院农民工领导小组开展的全国优秀农民工和农民工工作先进集体评选中,获得了全国农民工工作先进集体荣誉称号,成为全国法院系统两家获奖单位之一。

 

不久前上线的“乔法官说法”微信公众号,更是架起了一座沟通的桥梁,受到了越来越多网友的关注。该公众号下设法官说法、审判实务、沟通服务三个栏目,劳动者可以通过“沟通服务”栏目在线预约“外来务工人员劳动维权工作室”进行法律咨询,使劳动者预约登记更为便捷。

 

多年以来,乔蓓华每天五点钟起床,晚上七八点钟回家,回到家还要写东西。在家里的书房里,孩子一个台灯,她一个台灯,母子俩各学各的。她自嘲自己没有生活情趣,总是沉浸在法律之中,但实际上她喜欢旗袍、喜欢鲜花、喜欢音乐,只是没时间让自己沉浸在这种闲适的生活中。这些年,乔蓓华出了好几本书和许多优秀调研课题,都是挤时间弄出来的。微信号一上线,乔蓓华更忙了,不过她愿意坚守。

 

“作为法官,不仅要做好审判的本职工作,更要做好司法的延伸工作,用法院的专业性和权威性,尽可能多地去帮助那些劳动者。”

 

图片由市二中院提供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